家庭亂倫規則

发布: 12-26
加载中 次查看


  

这是一个有关于我的妈妈、我的妻子、我的两个姐妹、我的女儿和我的故事。但是它与众不同的是:虽然有这么多的称呼,但故事中只有三个人。

我的妈妈是在田纳西的山区出生的。在那个肮脏贫穷的盆地里,乱伦是一件很常见的事。作一个处女就意味着她要能逃脱她自己兄弟的魔手。

妈妈从没有想过逃脱她父亲的魔手。当她父亲突然夺取她的处女时,她非常高兴。他们间的关系一直维持到十年后父亲突然在一次矿井事故中去世。

当我父亲去世时,我才九岁。我始终都知道妈妈既是我的母亲又是我的姐姐。我也从未对此感到有什么不对。我们那里的小孩基本上都是这样跟自己的亲戚有各种不同的称谓。

在我十多岁时我们迁移到了北方的一个城市。

我开始对女性感兴趣了,但是我知道的对我吸引力最大的女孩是我的妈妈。我开始用一个全新的眼光看她。我们经常赤裸相对,但从未对此感到有什么害羞的。妈妈的胸部,用今天的标准来说有一点小,但很匀称而且尖挺。她的乳头是猩红色的,当她转身时可以看到那对小小的像铅笔上的橡皮似的小小乳头。妈妈的小屄总是被那撮红色阴毛所覆蓋著。

我一直跟妈妈睡在一张床上。自然对我的年龄来说是早就不应该的。如果我做了恶梦或者感到孤独时,妈妈就让我吸她的乳头,但这只是母子之爱而不是淫欲的表现。

当我长得更大时,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当我开始有梦遗时,妈妈总是微笑着帮我解释消除我的顾虑。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感到极大的兴趣,经常装做痛苦的样子好让妈妈给我吮吸她的乳头。妈妈也发现每当我跟她一起上床时,我的那儿就开始硬起来。她告诉我要等我再长大一些,她就会教我有关于性的事情。

当我长到19岁时,妈妈开始教我了。首先,他让我仔细看她的乳房并且抚摸那里。我学习如何抚摩、舔舐以及如何吻她们。当我把她的欲望引起来时,她就让我吮吸她的乳房;然后让我自己手淫,她就在一旁看着。

不久,她就开始教我有关阴部的事。她在我面前坐下,分开她的大腿,扒开阴唇,好让我仔细观察那里。妈妈教我在哪里舔、如何舔以及如何用我的手指让她感到舒服。就在我照她教我的做时,妈妈总是用她的手玩弄我的鸡巴。

我们经常一起来。妈妈教我如何做69式,弄的我像在天堂一样。

最后我开始学习作爱。

妈妈从来就没有准备控制生育。妈妈的宗旨是:如果你认为跟你的情人生一个小贝贝是不应该的话,那你就不应该和他(她)性交。因此,从我第一次插入妈妈的小屄以来,我没有一次是戴保险套的。

有人可能说我们没有责任感,但我们对此有另外的看法。妈妈教我的是对自己负责,把性作为爱的一个部分。那就是:

“如果你不爱那个人,那就不要跟他(她)做爱。”

当我们开始做爱一年后,妈妈很高兴她怀孕了。我也为此感到骄傲。我在我的妈妈�姐姐的肚子上轻轻地敲打着,盼望着她快快长大。当我的劳拉出生时我是多么的高兴,我快乐地描述着我和她的关系:

她是我的女儿、我的姐妹,也是我的外甥。我还计划著有一天给她一个新的头衔:

我的妻子。

我猜所有的女儿都没有像劳拉赢得我的所有那样偷走她们父亲的心。她是那么的漂亮、可爱,即使他还是一个小孩子。

当然,时代变了,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像我的父亲得到我妈妈那样得到劳拉。我试着维持着不带性的“父�女”关系。但她终将有一天把那个带到我们中间。

当劳拉18岁时,妈妈和我向她解释了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并且告诉她我们并不对此感到惭愧。我们仅仅因为法律而对此保持着沉默。

几天后,劳拉要求我教她“爱”,就像妈妈教我一样。

18岁的劳拉是我所看到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甚至认为在这个世界中,她是仅仅为我一个人而创造的。我告诉她我爱她并且要求她与我结婚。我告诉她我已经通过熟人为她准备了一个新的户籍,只要她原意,将没有一个外人知道真相。

劳拉立刻就答应了我的求婚。

我们很快就结了婚,证婚人就是妈妈。妈妈随后拒绝了与我们一起去度蜜月,并且迁回了田纳西以便让我们有一个“正常”的婚姻。

在洞房的那天夜里,在她的热烈的回应下我深深地吻著劳拉。

“爸爸,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我就多么地爱你!你在任何时候都能拥有我!”

我慢慢地小心地脱去她的衣服,避免一下子看到她的裸体。因为我想好好克制我的冲动,以便让我在这个不可思议的美丽的夜晚享受那细细欣赏她那富有魅力的身体的快乐。

我脱掉她的衬衫,现欣赏她那美妙的乳房。她还是个小姑娘,只有A杯罩,但却有着完美的形状与深红色的乳头。我舔著那乳头,然后吮吸着她。几乎把整个左胸都吸入我的嘴里。我轻轻地用牙齿咬著那里,向后拉起。她的乳头早已坚硬了,被拉起了几乎有一英吋长,她的右边也一样。

现在,她的裙子和内裤也落到了地上。她的阴毛已经被她剃掉了,那道缝隙像婴儿般柔软光滑。她的话更是让我几乎失控:

“好了,爸爸!我想要让你知道:当我还是个孩子时你不奸淫我,是错失了多么宝贵的东西啊!现在,爸爸!拿走她吧!”

我想吻她的小屄,但女儿不让。她要我快点进入她的身体,不需要任何前戏。

我一把撕掉我的衣服,把我坚硬的阳具顶在她的阴唇里。劳拉抬起她的屁股拚命来接纳我。我很快地用力向下,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处女膜被刺破了,我们终于结合在一起了。

我开始慢慢地抽插,不想再让她感到任何疼痛。她一直没有叫痛,而且不久她的屁股就开始有节奏地上下配合。我感到她的小屄里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抽动,紧紧地吸住我的阴茎。

“我爱你……劳拉!爸爸多么爱你……你的小屄……是那么紧……那么热……那么好!宝贝!……爸爸……快要受不了了!快要……射了……”

“……是!爸爸…操我!进来吧……射吧,爸爸……射到你宝贝的屄里来……来,在你宝贝女儿的身体里……把你的精液射到你女儿的……屄里,快!你生的宝贝想要为你生一个宝贝!……”

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像一门加农炮一样把我的精液射进我女儿的子宫。当我迷乱地从她的小屄里抽出软缩的阳具时,劳拉用一个枕头把她的屁股垫高。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劳拉,你这样想要一个婴儿吗?”我问道。

“我是你的妻子。我想有我丈夫的孩子,还计划拥有一个大家庭!你跟你的母亲生下了我,她跟她的父亲生下了你。我想,这就是我们家族延续下一代家庭的方法。我们的妈妈告诉我她也告诉过你同样的话:‘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爱人有你们的孩子,那你就不要做她的爱人。’我并不想让我们很快就无法享受我们刚刚得到的性的快乐。但我们准备着让我们的爱和我们的快乐有一美丽的结果。”

我比以前更爱她了,我准备教她妈妈以前教我的所有的做爱的方法。

第二天晚上,他让我给她舔她那可爱的小屄。

噢!我宝贝的小屄是多么的新鲜,那里面泛滥著多么可口的淫液。我准备好好干她一场。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她不让我操她的小嘴插她的屁眼。她说她会选一个更好的时机来做这些快乐的事。

在我们结婚的5个月以后的一天,劳拉从街上回来。进门她就跪在我坐的椅子前,掏出我的鸡巴开始舔吸。当我的鸡巴硬起来后,她就开始上下移动她的头。她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我不得不警告她我快要射出来了。而她一点也不理会这些,还是拚命给我口交。终于我再也受不了了,一股股热流射进她的嘴里,而劳拉却把它们全咽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劳拉的嘴。我诧异地问她为什么。

“我去过医生那里了。他给了我一个最好的消息:我怀孕了,爸爸!!我将要有你的孩子了!!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爸爸,来,插入你女儿处女屁眼吧……”

从此这就形成了一个惯例:每当劳拉怀孕时,她就只让我在她的嘴里射精或是插进她的美丽的小屁眼里。

现在我们有了8个孩子:2个儿子,6个女儿。

劳拉确信应该让我们的小孩懂得我们应该享有全体的爱,并且知道我们家庭对爱的理解。她仔细地控制著,只有想要孩子的人才能享受做爱的乐趣。

劳拉开始第九次怀孕了,但我不是胎儿的父亲,那是我最大的儿子跟她干的。这将是他的三个孩子了。前两个是他跟他的妹妹们生的。

我的第二儿子去年与我的最大女儿结婚了,当时她正怀着他的第2个孩子。她还有一个英俊强壮的大儿子兼兄弟。当然,那是我跟她的杰作。

我跟我的三个大女儿都生有孩子,而我的第四个女儿正跟她的大姐姐一样怀着孕。

最近我得到了我的两个最小的女儿的处女,但却没有让她们怀孕--不过我们都期待着有那么一天……

我计划着要有更多的女儿�孙女�重孙女,并且等到她们成长到足够大……如果我能活到她们18岁的话。

不过呢,社会观念的变化也在改变着我们家庭生活中的年龄规则。

我的最小的女儿就抱怨说,等到18岁才能性交让她至少少怀三次孕,不然她早就可以让她的儿子早日长到能够插入她的小屄的年龄了。

我对那些没有家庭之爱,或者有家庭之爱却一直避免怀孕的的家庭感到遗憾。他们缺乏一种震撼人心又柔肠百结的情感氛围:

与你的孩子一起做爱,并且与他(她)们一起生育一个孩子的孩子。

这是一个有关于我的妈妈、我的妻子、我的两个姐妹、我的女儿和我的故事。但是它与众不同的是:虽然有这么多的称呼,但故事中只有三个人。

我的妈妈是在田纳西的山区出生的。在那个肮脏贫穷的盆地里,乱伦是一件很常见的事。作一个处女就意味着她要能逃脱她自己兄弟的魔手。

妈妈从没有想过逃脱她父亲的魔手。当她父亲突然夺取她的处女时,她非常高兴。他们间的关系一直维持到十年后父亲突然在一次矿井事故中去世。

当我父亲去世时,我才九岁。我始终都知道妈妈既是我的母亲又是我的姐姐。我也从未对此感到有什么不对。我们那里的小孩基本上都是这样跟自己的亲戚有各种不同的称谓。

在我十多岁时我们迁移到了北方的一个城市。

我开始对女性感兴趣了,但是我知道的对我吸引力最大的女孩是我的妈妈。我开始用一个全新的眼光看她。我们经常赤裸相对,但从未对此感到有什么害羞的。妈妈的胸部,用今天的标准来说有一点小,但很匀称而且尖挺。她的乳头是猩红色的,当她转身时可以看到那对小小的像铅笔上的橡皮似的小小乳头。妈妈的小屄总是被那撮红色阴毛所覆蓋著。

我一直跟妈妈睡在一张床上。自然对我的年龄来说是早就不应该的。如果我做了恶梦或者感到孤独时,妈妈就让我吸她的乳头,但这只是母子之爱而不是淫欲的表现。

当我长得更大时,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当我开始有梦遗时,妈妈总是微笑着帮我解释消除我的顾虑。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感到极大的兴趣,经常装做痛苦的样子好让妈妈给我吮吸她的乳头。妈妈也发现每当我跟她一起上床时,我的那儿就开始硬起来。她告诉我要等我再长大一些,她就会教我有关于性的事情。

当我长到19岁时,妈妈开始教我了。首先,他让我仔细看她的乳房并且抚摸那里。我学习如何抚摩、舔舐以及如何吻她们。当我把她的欲望引起来时,她就让我吮吸她的乳房;然后让我自己手淫,她就在一旁看着。

不久,她就开始教我有关阴部的事。她在我面前坐下,分开她的大腿,扒开阴唇,好让我仔细观察那里。妈妈教我在哪里舔、如何舔以及如何用我的手指让她感到舒服。就在我照她教我的做时,妈妈总是用她的手玩弄我的鸡巴。

我们经常一起来。妈妈教我如何做69式,弄的我像在天堂一样。

最后我开始学习作爱。

妈妈从来就没有准备控制生育。妈妈的宗旨是:如果你认为跟你的情人生一个小贝贝是不应该的话,那你就不应该和他(她)性交。因此,从我第一次插入妈妈的小屄以来,我没有一次是戴保险套的。

有人可能说我们没有责任感,但我们对此有另外的看法。妈妈教我的是对自己负责,把性作为爱的一个部分。那就是:

“如果你不爱那个人,那就不要跟他(她)做爱。”

当我们开始做爱一年后,妈妈很高兴她怀孕了。我也为此感到骄傲。我在我的妈妈�姐姐的肚子上轻轻地敲打着,盼望着她快快长大。当我的劳拉出生时我是多么的高兴,我快乐地描述着我和她的关系:

她是我的女儿、我的姐妹,也是我的外甥。我还计划著有一天给她一个新的头衔:

我的妻子。

我猜所有的女儿都没有像劳拉赢得我的所有那样偷走她们父亲的心。她是那么的漂亮、可爱,即使他还是一个小孩子。

当然,时代变了,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像我的父亲得到我妈妈那样得到劳拉。我试着维持着不带性的“父�女”关系。但她终将有一天把那个带到我们中间。

当劳拉18岁时,妈妈和我向她解释了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并且告诉她我们并不对此感到惭愧。我们仅仅因为法律而对此保持着沉默。

几天后,劳拉要求我教她“爱”,就像妈妈教我一样。

18岁的劳拉是我所看到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甚至认为在这个世界中,她是仅仅为我一个人而创造的。我告诉她我爱她并且要求她与我结婚。我告诉她我已经通过熟人为她准备了一个新的户籍,只要她原意,将没有一个外人知道真相。

劳拉立刻就答应了我的求婚。

我们很快就结了婚,证婚人就是妈妈。妈妈随后拒绝了与我们一起去度蜜月,并且迁回了田纳西以便让我们有一个“正常”的婚姻。

在洞房的那天夜里,在她的热烈的回应下我深深地吻著劳拉。

“爸爸,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我就多么地爱你!你在任何时候都能拥有我!”

我慢慢地小心地脱去她的衣服,避免一下子看到她的裸体。因为我想好好克制我的冲动,以便让我在这个不可思议的美丽的夜晚享受那细细欣赏她那富有魅力的身体的快乐。

我脱掉她的衬衫,现欣赏她那美妙的乳房。她还是个小姑娘,只有A杯罩,但却有着完美的形状与深红色的乳头。我舔著那乳头,然后吮吸着她。几乎把整个左胸都吸入我的嘴里。我轻轻地用牙齿咬著那里,向后拉起。她的乳头早已坚硬了,被拉起了几乎有一英吋长,她的右边也一样。

现在,她的裙子和内裤也落到了地上。她的阴毛已经被她剃掉了,那道缝隙像婴儿般柔软光滑。她的话更是让我几乎失控:

“好了,爸爸!我想要让你知道:当我还是个孩子时你不奸淫我,是错失了多么宝贵的东西啊!现在,爸爸!拿走她吧!”

我想吻她的小屄,但女儿不让。她要我快点进入她的身体,不需要任何前戏。

我一把撕掉我的衣服,把我坚硬的阳具顶在她的阴唇里。劳拉抬起她的屁股拚命来接纳我。我很快地用力向下,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处女膜被刺破了,我们终于结合在一起了。

我开始慢慢地抽插,不想再让她感到任何疼痛。她一直没有叫痛,而且不久她的屁股就开始有节奏地上下配合。我感到她的小屄里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抽动,紧紧地吸住我的阴茎。

“我爱你……劳拉!爸爸多么爱你……你的小屄……是那么紧……那么热……那么好!宝贝!……爸爸……快要受不了了!快要……射了……”

“……是!爸爸…操我!进来吧……射吧,爸爸……射到你宝贝的屄里来……来,在你宝贝女儿的身体里……把你的精液射到你女儿的……屄里,快!你生的宝贝想要为你生一个宝贝!……”

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像一门加农炮一样把我的精液射进我女儿的子宫。当我迷乱地从她的小屄里抽出软缩的阳具时,劳拉用一个枕头把她的屁股垫高。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劳拉,你这样想要一个婴儿吗?”我问道。

“我是你的妻子。我想有我丈夫的孩子,还计划拥有一个大家庭!你跟你的母亲生下了我,她跟她的父亲生下了你。我想,这就是我们家族延续下一代家庭的方法。我们的妈妈告诉我她也告诉过你同样的话:‘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爱人有你们的孩子,那你就不要做她的爱人。’我并不想让我们很快就无法享受我们刚刚得到的性的快乐。但我们准备着让我们的爱和我们的快乐有一美丽的结果。”

我比以前更爱她了,我准备教她妈妈以前教我的所有的做爱的方法。

第二天晚上,他让我给她舔她那可爱的小屄。

噢!我宝贝的小屄是多么的新鲜,那里面泛滥著多么可口的淫液。我准备好好干她一场。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她不让我操她的小嘴插她的屁眼。她说她会选一个更好的时机来做这些快乐的事。

在我们结婚的5个月以后的一天,劳拉从街上回来。进门她就跪在我坐的椅子前,掏出我的鸡巴开始舔吸。当我的鸡巴硬起来后,她就开始上下移动她的头。她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我不得不警告她我快要射出来了。而她一点也不理会这些,还是拚命给我口交。终于我再也受不了了,一股股热流射进她的嘴里,而劳拉却把它们全咽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劳拉的嘴。我诧异地问她为什么。

“我去过医生那里了。他给了我一个最好的消息:我怀孕了,爸爸!!我将要有你的孩子了!!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爸爸,来,插入你女儿处女屁眼吧……”

从此这就形成了一个惯例:每当劳拉怀孕时,她就只让我在她的嘴里射精或是插进她的美丽的小屁眼里。

现在我们有了8个孩子:2个儿子,6个女儿。

劳拉确信应该让我们的小孩懂得我们应该享有全体的爱,并且知道我们家庭对爱的理解。她仔细地控制著,只有想要孩子的人才能享受做爱的乐趣。

劳拉开始第九次怀孕了,但我不是胎儿的父亲,那是我最大的儿子跟她干的。这将是他的三个孩子了。前两个是他跟他的妹妹们生的。

我的第二儿子去年与我的最大女儿结婚了,当时她正怀着他的第2个孩子。她还有一个英俊强壮的大儿子兼兄弟。当然,那是我跟她的杰作。

我跟我的三个大女儿都生有孩子,而我的第四个女儿正跟她的大姐姐一样怀着孕。

最近我得到了我的两个最小的女儿的处女,但却没有让她们怀孕--不过我们都期待着有那么一天……

我计划着要有更多的女儿�孙女�重孙女,并且等到她们成长到足够大……如果我能活到她们18岁的话。

不过呢,社会观念的变化也在改变着我们家庭生活中的年龄规则。

我的最小的女儿就抱怨说,等到18岁才能性交让她至少少怀三次孕,不然她早就可以让她的儿子早日长到能够插入她的小屄的年龄了。

我对那些没有家庭之爱,或者有家庭之爱却一直避免怀孕的的家庭感到遗憾。他们缺乏一种震撼人心又柔肠百结的情感氛围:

与你的孩子一起做爱,并且与他(她)们一起生育一个孩子的孩子。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