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飛狐之田青文

发布: 12-26
加载中 次查看


  

田青文回到房中,想着刚刚在大厅上的情景,不由得愁肠百结,虽然已过子夜,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忽然听到师兄曹云奇在门外轻声道:“师妹,师妹,你还没睡吗?我有话要跟你说。”田青文轻轻嗯了一声,曹云奇推门而入。“师妹,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为何还要答应师父许的婚事?”曹云奇质问道。“唉,师哥,我知这样十分对你不起,可…可是我怎能违抗爹的安排。”曹云奇看着眉头深锁的田青文,心中真是又爱又怜。“不如我们浪迹天涯,到荒岛深山厮守便了。”曹云奇此言一出,田青文眼中射出喜悦的光彩,脸色随即变得惨白。

“爹要你以后接掌天龙北宗门户,这…这怎么可以?”“我甘愿为你牺牲生命,还管他什么掌门不掌门。”曹云奇大声道。“你…你…”田青文正待接口,好像突然间想到什么,头低了下去,双颊晕红,娇美不可方物。曹云奇心中一荡,忍不住凑过去亲了田青文脸颊一下。田青文一惊,反手便打了曹云奇一耳光,曹云奇的脸上立刻浮起血红的手印,不料他只是僵在那里,深情款款的注视著田青文。两人这么四目相交了半晌,曹云奇柔声道:“师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说完又朝田青文吻去,不过这次不是脸颊,而是田青文娇艳欲滴的樱唇。

田青文心中一阵挣扎:“难道我跟师哥要…”左右为难间,曹云奇的双唇已经贴了上来,起初田青文还紧闭双唇,没想到一时意乱情迷,牙关一松,两条舌头已经交缠在一块了。曹云奇将田青文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也开始不客气的顺着田青文的背往下摸,没多久就占据了田青文富弹性的丰臀。田青文舒服的摆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曹云奇伸手去解田青文的上衣,田青文全身暖洋洋的,也没有力气反抗,只是抓着他的肩膀,曹云奇两三下解完了钮扣,双手一撩,轻松的便将它脱下来,田青文毕竟是初尝人事,虽然身上还有贴身小衣,还是急忙伸手要来掩胸,不料却早被曹云奇抓住,一口吻在她的乳房上。“啊…师…师哥…你可得温柔些…”田青文轻轻哼著。曹云奇应了一声,一把脱去了她身上的贴身小衣,露出两颗白嫩的奶子,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奶头。一时之间,曹云奇看的呆了,不禁赞道:“师妹…你…你真美。”田青文羞道:“师哥就爱骗人。”曹云奇欣赏了一阵,便伏下头含住田青文的右乳,右手则搓揉她的左胸,手指还不时拨弄著奶头。“喔…”田青文舒美难言,不禁双手掩面,嘴里却又忍不住哼了出来。

曹云奇的手开始了下一波攻势,他寻着了田青文的裙头,连外裙带着里面的亵裤一齐脱去,田青文配合的扭动腰部抬起双脚让他脱去,修长雪白的双腿连动情湿润的黑森林顿时间一览无遗。曹云奇一把将田青文抱到床上,埋首田青文的两腿之间,双手拨开那微红的小阴唇,用手指拨弄几下在她阴唇下方中间一涨红的小豆豆,此举使得田青文全身大大地抖了几抖,小穴洞里泌出了一些暖滑滑的淫水,曹云奇倒也机灵,张开嘴巴,把田青文的小阴户含在嘴里,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小肉核,弄得田青文浪的直哼,浪水一阵阵泄了出来。曹云奇舔了一阵阴户,只觉得胯下的鸡巴实在是胀得十分难受,急忙跪起身来褪下裤子,一根坚硬火红的肉棒直对着田青文。田青文一见曹云奇的巨物,忍不住轻呼:“师哥…待会儿…你…你慢点…我…我怕受不住…”曹云奇轻轻吻了田青文一下:“这个自然。”

此时田青文春情荡漾,淫欲勃发,只觉得小穴一阵麻痒。她自然的张开雪白的大腿,向着曹云奇露出湿润诱人的阴户。曹云奇一手扶著肿胀难当的阳具,龟头在阴户上磨了磨,用力一挺,一下子就进入了一半。“啊…师…师哥…痛…好痛…”田青文叫了起来。“师…师妹…你不要紧吧…”曹云奇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心里直骂自己粗鲁。过了一会儿,田青文气息稍平,点头道:“师哥再…再来吧…”曹云奇不敢再鲁莽,将剩下半截的阳具慢慢的推了进去。

田青文此时已经不感到痛苦,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畅美难言的快感,但又似乎有些美中不足,她红著脸要求曹云奇“师哥…你…你动一动嘛…人…人家好痒…嗯…”曹云奇一听,知道田青文已经欲火攻心,急忙一前一后摆动腰部,伺候眼前这位既美且浪的师妹。“啊…好涨…好美…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妹妹的小穴…被你的鸡巴顶得…酸麻…酥痒…死了…哥哥…快…快点动…妹妹…

要你…”田青文美得媚眼细瞇、娇躯颤抖著,曹云奇心中大乐,眼见自己鸡巴插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美艳娇媚的师妹,又加上田青文这些莺声燕语般的浪叫淫哼,曹云奇不禁想着:“我这是到了天堂了吗?”曹云奇俯身含住一只乳头,夹紧屁股用力地抽插著田青文的小穴,使她小穴里的浪水猛泄而出,一阵阵接连地泄个不停,把床单也给浸湿了一大片,田青文还不时地呻吟著:“…嗯…嗯嗯…好…好舒服…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快…受不了…哎唷…人家…美死了…啦…”曹云奇听着田青文的淫声浪语,更加卖力地抽送,大鸡巴一下下直捣至底,插得田青文没命地浪叫着:“好…舒服呀…哎唷…亲哥哥…你…干得…妹妹…爽死…了…啦…”田青文的娇躯已是香汗淋漓,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飞了。

曹云奇插了一阵,想换个花样,一把将田青文抱了起来,双手扶著田青文的臀部轻轻一抬,然后双手一松,鸡巴一顶,触电般的快感在田青文体内发了疯的流窜。田青文娇躯一阵抽搐,两只玉手更是死命地抱住了曹云奇后背,一下下抖著美臀配合曹云奇鸡巴的韵律,浪得直哼:“啊…大鸡…巴…哥哥…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喔…要…被我…的亲…师哥…干…干死…了啦…呀…好…好舒服…喔…花…花心…麻…麻了…啊…啊啊…又…又来…了…人…人家…又…又要…飞了…”这样插了百来下,曹云奇虽是练武之人,双手也有些吃不消,他把田青文放了下来稍作休息,只见田青文酥软的躺着,娇喘连连,煞是美丽。

过了一会儿,曹云奇抱起田青文,翻转她的娇躯,要她四肢屈跪床上,田青文柔顺的高高翘起那丰硕浑圆的美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缝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浪水使得阴户闪著晶莹亮光。田青文回头妩媚万状的凝望着曹云奇,羞道:“师哥…这…这样好丢人喔…唉…唉呦…好…好舒服…啊…”曹云奇不答,已经伸嘴舔上田青文湿润的阴户。忽然田青文“啊!”娇哼一声,柳眉微皱、手抓床单,原来曹云奇双手扶在她的臀上,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鸡巴从臀后一举进入田青文湿润的阴户里。曹云奇整个人趴在田青文雪白光滑的背上,下半身紧密地抽送著鸡巴。田青文纵情放荡地前后扭晃美臀迎合著,娇躯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美的奶子前后晃动着甚是厉害,这番“狗合”又比刚刚要精采许多。

“喔…好舒服…爽死人家了…会插穴的亲大哥…亲丈夫…妹妹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田青文欢悦无比急促娇喘著:“师哥…我受不了啦…妈呀…好勇猛的鸡巴…美死了…好爽快…啊…要死了…”田青文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摇摆,被干的嘴里已经是呼爹喊娘。曹云奇见师妹在自己的鸡巴抽送下频频求饶,心中自是十分得意,鸡巴更用力的冲刺,所带来的刺激一波波将田青文的情欲推向高潮。

“好…好爽呀…大鸡巴…师哥…真美死…小…穴…了…好哥哥…妹妹…爱…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呀…真得…爽死了…以…以后…还要…啊…啊…再来插妹妹…啊…要…要死啦…喔…啊…”田青文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曹云奇龟头一阵快意,接着媚眼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曹云奇感受到田青文的小穴正收缩吸吮著鸡巴,终于也把持不住了,叫道:“师…师妹…我…我要去啦…”曹云奇全身一畅、精门一松,滚烫的阳精一阵阵注满了田青文的小穴,田青文只觉得的穴内一股强劲的热流进入。田青文高潮过后,不久即沉沉睡去。曹云奇拉过被褥帮田青文盖上,穿好衣衫,轻轻将门推开一缝,见四处无人,随即快步离去。

“完”

田青文回到房中,想着刚刚在大厅上的情景,不由得愁肠百结,虽然已过子夜,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忽然听到师兄曹云奇在门外轻声道:“师妹,师妹,你还没睡吗?我有话要跟你说。”田青文轻轻嗯了一声,曹云奇推门而入。“师妹,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为何还要答应师父许的婚事?”曹云奇质问道。“唉,师哥,我知这样十分对你不起,可…可是我怎能违抗爹的安排。”曹云奇看着眉头深锁的田青文,心中真是又爱又怜。“不如我们浪迹天涯,到荒岛深山厮守便了。”曹云奇此言一出,田青文眼中射出喜悦的光彩,脸色随即变得惨白。

“爹要你以后接掌天龙北宗门户,这…这怎么可以?”“我甘愿为你牺牲生命,还管他什么掌门不掌门。”曹云奇大声道。“你…你…”田青文正待接口,好像突然间想到什么,头低了下去,双颊晕红,娇美不可方物。曹云奇心中一荡,忍不住凑过去亲了田青文脸颊一下。田青文一惊,反手便打了曹云奇一耳光,曹云奇的脸上立刻浮起血红的手印,不料他只是僵在那里,深情款款的注视著田青文。两人这么四目相交了半晌,曹云奇柔声道:“师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说完又朝田青文吻去,不过这次不是脸颊,而是田青文娇艳欲滴的樱唇。

田青文心中一阵挣扎:“难道我跟师哥要…”左右为难间,曹云奇的双唇已经贴了上来,起初田青文还紧闭双唇,没想到一时意乱情迷,牙关一松,两条舌头已经交缠在一块了。曹云奇将田青文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也开始不客气的顺着田青文的背往下摸,没多久就占据了田青文富弹性的丰臀。田青文舒服的摆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曹云奇伸手去解田青文的上衣,田青文全身暖洋洋的,也没有力气反抗,只是抓着他的肩膀,曹云奇两三下解完了钮扣,双手一撩,轻松的便将它脱下来,田青文毕竟是初尝人事,虽然身上还有贴身小衣,还是急忙伸手要来掩胸,不料却早被曹云奇抓住,一口吻在她的乳房上。“啊…师…师哥…你可得温柔些…”田青文轻轻哼著。曹云奇应了一声,一把脱去了她身上的贴身小衣,露出两颗白嫩的奶子,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奶头。一时之间,曹云奇看的呆了,不禁赞道:“师妹…你…你真美。”田青文羞道:“师哥就爱骗人。”曹云奇欣赏了一阵,便伏下头含住田青文的右乳,右手则搓揉她的左胸,手指还不时拨弄著奶头。“喔…”田青文舒美难言,不禁双手掩面,嘴里却又忍不住哼了出来。

曹云奇的手开始了下一波攻势,他寻着了田青文的裙头,连外裙带着里面的亵裤一齐脱去,田青文配合的扭动腰部抬起双脚让他脱去,修长雪白的双腿连动情湿润的黑森林顿时间一览无遗。曹云奇一把将田青文抱到床上,埋首田青文的两腿之间,双手拨开那微红的小阴唇,用手指拨弄几下在她阴唇下方中间一涨红的小豆豆,此举使得田青文全身大大地抖了几抖,小穴洞里泌出了一些暖滑滑的淫水,曹云奇倒也机灵,张开嘴巴,把田青文的小阴户含在嘴里,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小肉核,弄得田青文浪的直哼,浪水一阵阵泄了出来。曹云奇舔了一阵阴户,只觉得胯下的鸡巴实在是胀得十分难受,急忙跪起身来褪下裤子,一根坚硬火红的肉棒直对着田青文。田青文一见曹云奇的巨物,忍不住轻呼:“师哥…待会儿…你…你慢点…我…我怕受不住…”曹云奇轻轻吻了田青文一下:“这个自然。”

此时田青文春情荡漾,淫欲勃发,只觉得小穴一阵麻痒。她自然的张开雪白的大腿,向着曹云奇露出湿润诱人的阴户。曹云奇一手扶著肿胀难当的阳具,龟头在阴户上磨了磨,用力一挺,一下子就进入了一半。“啊…师…师哥…痛…好痛…”田青文叫了起来。“师…师妹…你不要紧吧…”曹云奇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心里直骂自己粗鲁。过了一会儿,田青文气息稍平,点头道:“师哥再…再来吧…”曹云奇不敢再鲁莽,将剩下半截的阳具慢慢的推了进去。

田青文此时已经不感到痛苦,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畅美难言的快感,但又似乎有些美中不足,她红著脸要求曹云奇“师哥…你…你动一动嘛…人…人家好痒…嗯…”曹云奇一听,知道田青文已经欲火攻心,急忙一前一后摆动腰部,伺候眼前这位既美且浪的师妹。“啊…好涨…好美…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妹妹的小穴…被你的鸡巴顶得…酸麻…酥痒…死了…哥哥…快…快点动…妹妹…

要你…”田青文美得媚眼细瞇、娇躯颤抖著,曹云奇心中大乐,眼见自己鸡巴插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美艳娇媚的师妹,又加上田青文这些莺声燕语般的浪叫淫哼,曹云奇不禁想着:“我这是到了天堂了吗?”曹云奇俯身含住一只乳头,夹紧屁股用力地抽插著田青文的小穴,使她小穴里的浪水猛泄而出,一阵阵接连地泄个不停,把床单也给浸湿了一大片,田青文还不时地呻吟著:“…嗯…嗯嗯…好…好舒服…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快…受不了…哎唷…人家…美死了…啦…”曹云奇听着田青文的淫声浪语,更加卖力地抽送,大鸡巴一下下直捣至底,插得田青文没命地浪叫着:“好…舒服呀…哎唷…亲哥哥…你…干得…妹妹…爽死…了…啦…”田青文的娇躯已是香汗淋漓,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飞了。

曹云奇插了一阵,想换个花样,一把将田青文抱了起来,双手扶著田青文的臀部轻轻一抬,然后双手一松,鸡巴一顶,触电般的快感在田青文体内发了疯的流窜。田青文娇躯一阵抽搐,两只玉手更是死命地抱住了曹云奇后背,一下下抖著美臀配合曹云奇鸡巴的韵律,浪得直哼:“啊…大鸡…巴…哥哥…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喔…要…被我…的亲…师哥…干…干死…了啦…呀…好…好舒服…喔…花…花心…麻…麻了…啊…啊啊…又…又来…了…人…人家…又…又要…飞了…”这样插了百来下,曹云奇虽是练武之人,双手也有些吃不消,他把田青文放了下来稍作休息,只见田青文酥软的躺着,娇喘连连,煞是美丽。

过了一会儿,曹云奇抱起田青文,翻转她的娇躯,要她四肢屈跪床上,田青文柔顺的高高翘起那丰硕浑圆的美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缝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浪水使得阴户闪著晶莹亮光。田青文回头妩媚万状的凝望着曹云奇,羞道:“师哥…这…这样好丢人喔…唉…唉呦…好…好舒服…啊…”曹云奇不答,已经伸嘴舔上田青文湿润的阴户。忽然田青文“啊!”娇哼一声,柳眉微皱、手抓床单,原来曹云奇双手扶在她的臀上,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鸡巴从臀后一举进入田青文湿润的阴户里。曹云奇整个人趴在田青文雪白光滑的背上,下半身紧密地抽送著鸡巴。田青文纵情放荡地前后扭晃美臀迎合著,娇躯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美的奶子前后晃动着甚是厉害,这番“狗合”又比刚刚要精采许多。

“喔…好舒服…爽死人家了…会插穴的亲大哥…亲丈夫…妹妹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田青文欢悦无比急促娇喘著:“师哥…我受不了啦…妈呀…好勇猛的鸡巴…美死了…好爽快…啊…要死了…”田青文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摇摆,被干的嘴里已经是呼爹喊娘。曹云奇见师妹在自己的鸡巴抽送下频频求饶,心中自是十分得意,鸡巴更用力的冲刺,所带来的刺激一波波将田青文的情欲推向高潮。

“好…好爽呀…大鸡巴…师哥…真美死…小…穴…了…好哥哥…妹妹…爱…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呀…真得…爽死了…以…以后…还要…啊…啊…再来插妹妹…啊…要…要死啦…喔…啊…”田青文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曹云奇龟头一阵快意,接着媚眼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曹云奇感受到田青文的小穴正收缩吸吮著鸡巴,终于也把持不住了,叫道:“师…师妹…我…我要去啦…”曹云奇全身一畅、精门一松,滚烫的阳精一阵阵注满了田青文的小穴,田青文只觉得的穴内一股强劲的热流进入。田青文高潮过后,不久即沉沉睡去。曹云奇拉过被褥帮田青文盖上,穿好衣衫,轻轻将门推开一缝,见四处无人,随即快步离去。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